“你当像鸟,飞往中兽医的山”—新瑞鹏百人百佳李一涵

2021-11-08 17:24
29


60.jpg


“但至始至终我都认为,父母的愿望毕竟是个愿望,我们一定要选择自己喜欢的路,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其中有挑战,有坚持,有付出,有收获。因为没有人可以为你的幸福负责,除了你自己。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飞往中兽医的山。”


本次百人百佳访谈嘉宾是来自新瑞鹏中心医院事业部北京美联众合转诊中心中兽医专科医生李一涵。


“就喜欢闻中药那个味儿”

我来自一个传统的家庭。小的时候,就有点“多动症”,当别的孩子在学钢琴、舞蹈的阶段,妈妈却在考虑,说“女孩子呀,以后还是文静一些才好”,于是早早安排我学习国画。


61.jpg


可能这是一个熏陶的开始,逐渐接受了传统文化的熏陶。后面加上喜欢,自己对《易经》等非常感兴趣,为我从事中兽医工作埋下了伏笔。


接触过我的人都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很随心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所以过往很多选择都是遵从我自己的内心:报考大学的过程中,长辈以为兽医多半要去到乡间田野工作,劝我选择设计类的文科专业;本科毕业的时候,父母非常积极地鼓动我考事业单位,待在医院等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最后等到硕士毕业,家里人让我进大学当老师,最后我都没有选择。


在父母看来,这孩子简直太任性了。可能我是家里面最小的孩子,大家对我这种所谓的任性还是特别包容,常常称呼为“家族式任性”:好像当我第一次接触临床兽医工作“发朋友圈”的时候,他们虽然没有告诉我,但我总感觉他们有一种想法,就是那你随便做吧,饿死了再回来,家里人养你。


回过头看,现在在他们眼里做得还“挺不错”。特别是当他们看到了集团的发展实力,看到了社会养宠潮流趋势,以及通过我的朋友圈,感受到了宠主们对我们兽医师职业的尊重态度,他们的观念完全发生了转变。加上公司会给一些去集团内、行业内甚至是国外的医生群体分享和交流的机会,包括协会讲课,爸妈现在就觉得,也不错啊,另辟蹊径,算是个老师。


62.jpg


但至始至终我都认为,父母的愿望毕竟是个愿望,我们一定要选择自己喜欢的路。


记得报考大学填志愿的时候,我选择报考动物科学、动物医学、植物保护学这一类的“另类专业”,因为好像更感兴趣,后来幸运地叩开了动物医学的专业大门。之后在学习过程中,进一步发现,不管是预防、临床还是基础,我最感兴趣的是中兽医方向。


太极一气产阴阳,阳阳合化生五行,五行既萌,遂含万物...觉得中兽医是一个宏大、又非常有趣的世界。慢慢的,随着对中兽医的学习深入,本科阶段的那点“阴阳五行”知识逐渐满足不了我,我想既然这样,不如考一个研究生。于是在2013年考上了农大的研究生,如愿选择了中兽医专业,师从中国农业大学中兽医专家刘钟杰老师。


那个时候,国内宠物医疗行业不像现在,在开设兽医类专业的各个大学里,行业的影响力较弱,因为容易拿课题项目做研究,不仅仅在中国农大,在各个农业类大学中,动物医学读研的主流都是预防兽医方向,报考中兽医专业的学生极少。


但我就是喜欢中兽医,喜欢闻中药那个味儿。因为刘钟杰老师的教学领域在中兽医,作为中国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畜牧兽医协会中兽医学分会理事长,他是一位钻研专业、深耕技术、无私地把自己的临床心得都传授给我们的老师。我当时在农大动物医院实习,以类似老师专家助理的身份,辅助老师的工作,记录一些病例,并从中学习和成长。


山不过来,我便过去

2013年开始从事中兽医诊疗工作,2015年研究生毕业。还没毕业之前,我参加了美联众合的校招,背着家里和美联众合签了三方协议,哇,家里也是冷战。当时刘朗老师就提到了临床中的专科发展理念,规划了美联即将开展的专科路线,其中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因为不管是选择专业,还是选择工作,我就是很任性地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美联众合给我了一个从事中兽医的机会。


63.jpg


重点是李贞玉老师在伴侣动物医院。考虑到这点,我记得最后回复刘朗董说,“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去伴侣,跟着玉大夫,然后从事门诊。”


毕业之后,进入了伴侣,非常感谢有这么好的机会。其实2015年看着很近,但在那时候的行业条件下,让一个医生从事专科工作的医院太少太少了。


后来刘朗董找到我问,“你将来到底想做什么?”我说我肯定想做专科。那刘董回复说,“那你如果只做中兽医,没有病例,活不下去啊。”虽然当时我会做,我也可以做,但是没有动物主人愿意来找你,哪怕动物瘫痪了回家吃药坐轮椅,动物主人也不会考虑找一个年轻的中兽医医生去给动物看诊,人家会觉得你没有经验。


这样,我在伴侣开始接诊大内科方面的病例,用西医的方法处置治疗,同时偏重做中兽医方向。

那具体怎么做呢?比如来一个咳嗽的病例,因为我当时做内科大夫,除了有常规的检查和开药流程,那之后,我会和动物主人尝试着沟通,针对动物的病情,提供一个针灸的治疗方法,费用就是象征性收取一些,试一试看看效果,包括其他同事看到我这边中兽医的效果后,开始慢慢给我转一些主人也希望针灸和中药治疗的病例。通过这些方式,动物主人从接受到信任,慢慢把中兽医临床工作开展起来。


因为前些年伴侣动物医院传染病非常多,像一些犬瘟痊愈后期的病例,仍会出现长期咳嗽问题,这种情况同事都会转诊给我,让我把中药疗法加进去。用中药有两种途径,一种是我写方子,只收方子的费用,动物主人自己抓药。另外,我们自己也会买中药的饮片,把饮片打磨成原粉之后,再配比到一起,装成胶囊给动物服用,或者化水喝(现在发展到了免煎颗粒,浓缩颗粒,量少,动物的适口性更好)。


之前我还跟玉大夫说,我曾经的想法是在伴侣待一辈子,没想过要换医院,也没想过要去做其他的,一直做好伴侣中兽医的临床接诊大夫就挺好的。


突然有一天,刘朗董从医院的办公室找过来,跟我说,“你现在去见一个人,在办公室。”说有一个北美的中兽医资格认证考试,是一个很好的提升机会。


64.jpg


后面从2015年底到2016年底,有幸参加了北美中兽医针灸师资格认证培训及考试,跟师美国Chi university谢慧胜老师、以及中国台湾的郑汉文老师,并获得北美中兽医针灸师CVA认证。并在2017年,完成了美国佛罗里达州Orchid springs动物医院中兽医科实习,以及北京中医药大学进修这些阶段。


辨证论治、理法方药

2015年加入伴侣开始,一直到2018年,做了3年全科医生兼偏中兽医方向的工作。到2018年的时候,我开始在伴侣和转诊中心两边跑,变成每周有2-3天在伴侣分院,另外2-3天在转诊中心,在转诊中心完全接中兽医病例,开始过渡自己。到2018年底的时候,我完全调到了转诊中心。

那调到转诊中心之后,因为有了一个全科医生的接诊经历(虽然自己其实不做手术,但至少知道手术的通路和机理),很多西医的内科疾病,整个接诊的思路都在脑子里。当动物主人过来找到我问,动物有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那我可以从中西医两个方向跟动物主人分析,然后让动物主人自己做选择。


那在我现在接诊的病例中,大概有60%的病例是跟神经系统相关的,还有40%的病例是来源于杂病以及内科病。我们所谓的杂病,比如说中耳炎,包括皮肤的一些疾病,然后还有这个鼻炎。动物的过敏性鼻炎和人的鼻炎一样,也是非常难治愈。


65.jpg


拿鼻炎来说,动物主人会寻求中兽医的帮助,因为可能西医到最后治疗鼻炎,除了鼻腔镜冲洗和治疗,接下来可能要做一些手术。然而有些动物主人不太能够接受头、面部的手术,以及要承担的风险。所以,现在用中兽医诊疗鼻炎的病例非常多。


目前国内大家普遍还有那种想法,认为西医疗效快,我会经常告诉动物主人,中草药它不是说只能治慢病,它也能治很快的病。现在很多动物主人都接受了针灸的价值,觉得扎针灸止痛,或者对神经恢复、对骨关节疾病有很大的好处,但临床上遇到心脏病、胰腺炎、肾病等常见的慢性内科病的时候,动物主人经常会问,“这个中兽医到底能不能看呀?”


遇到这个场景的时候,我一般会举个浅显易懂的例子。我问动物主人,当一个人快不行的时候,都吃什么呀,是不是吃速效救心丸啊,相当于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是在用中药治病,为什么我们平时不能用中药来救命呢?中药一定不是说只能治本或者只能治慢病,治本也能治标,它也可以治急症,它都可以,只是看你的辨证施治对不对。


66.jpg


其实西医常用的,不管是抗生素还是激素,都是不建议长期使用。因为抗生素它是能把小的微生物杀掉,按药物的药性去辨证,它属于寒性药。


我们经常说,怎么去开方子?什么是方?举个例子,动物生病了,肝系统出现了问题,肝在木火土金水里面它是木,木代表了东方,它是这个方向生病了,东方生病了,那我怎么办?


把它往西方拉一把,把它拉回到正中间,让它保持平衡,这就是我开方子的方。可以理解成方向的意思,它的方向走偏了,我们把它往相反的方向拉一把。


如果这个动物本身是一个寒性的体质,但是它因为自己的体质虚弱造成了一些感染,那如果这个时候我还是用寒性的药物,长期使用抗生素和激素类,可能体质更加差。那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有些动物主人可能会选择用中兽医的方法进行调理,开个方子把动物的体质拉回来。


因此,我们在使用寒性药物的同时,温补也要赶紧补上去,相当于既用寒性药治了这个疾病,也用中药的这个温补,把动物身体的大环境大平衡给又拉回来,这样就调理好了动物的体质。


“你当像鸟,飞往中兽医的山”

中兽医是一门以阴阳五行、脏腑学说为基本理论,以气血津液为其活动的物质基础,从整体观念出发,按望闻问切、辨证论治的原则进行动物疾病的诊断和治疗,通过针灸、中药、推拿、食疗等应用,以理、法、方、药构成完整的学术体系。所以中兽医治病的时候不仅要看这个疾病本身、不仅要看这个证候,也要看当时的天地变化(也就是我们说的节气、天气、环境等等),也要看这个动物本身的情况(年龄、体质等等),机体一脏一腑与其他脏腑、机体本身与外界因素。


在中兽医几个方面的应用中,针灸的应用最广,接受度最高;中药的针对性最强,但接受度一般;药膳食疗应用方便,容易推广;推拿复健效用最好。


拿药膳食疗来说,和动物主人聊起中药的时候,如果接受度不高,我一般会推荐药膳食疗。狗狗在吃狗粮之余是不是可以加一些其他的食物?比如老年阴虚的狗狗加一些滋阴的食物?把正在吃的这个鸡肉干、牛肉干儿换成鸭肉干儿,吃肉的或者吃一些蔬菜类的食物...包括比如老年狗狗可能有气虚,那我怎么给它补气呢?我可以通过食疗,包括一些像南瓜、鸡肉,还有兔肉,给它做一些小丸子。或者每天早上带出去遛弯儿的时候,刻意放慢脚步,让它感受大自然的气息,把这个气给提上来。


67.jpg


最开始,通过这种角度让动物主人慢慢接受药食同源这样一个想法,然后就会慢慢慢慢接受中药。


我有一个病例,这个病例它是从美国回来的一个德牧,跟着主人一起坐飞机回来。因为它在美国诊断的是有肠炎,并且总是反复,所以一直在吃一种调理肠病的罐头。


但这种罐头在国内买不到,狗狗之后开始疯狂拉稀。这位动物主人的朋友是在我这边的一个宠主,他们家狗狗得了库欣氏综合症,也就是我们说的肾上腺机能亢进。这个狗狗库欣氏综合症是在我这里用中药调理的,效果也很好,动物主人把他这个朋友介绍给我。


之后,这个朋友就带着拉稀的大狗来到了医院,我给它进行了中药的调理,大概用了23个星期的时间,完全好了。它其实是一个体质调理的事情,相当于开方子,把它往另外一个方向拉一拉。把它整个体质调整好,腹泻治愈后,也不需要再吃特殊的调理罐头。


中药的接受程度来自两个方面,一个看主人对这个疾病本身是不是非常需要;另外,看动物主人是否能够接受。遇到既可以纯西医治,又可以纯中兽医治的时候,他们可能会面临这样一个选择。


目前,大部分的动物主人会认为中西医结合更好,这也是现在的趋势。通过一些药物上的配合,一些手术的治疗,配合中兽医的调理。比如有只狗狗得了膀胱结石,我知道它肾系统和膀胱系统出了问题,那这个时候怎么办呢?肾系统出了问题,膀胱出了问题,我也可以通过慢慢吃中药。但是它有大结石,多疼啊,那先用手术把结石取出来,然后再调理身体,达到中西结合。我认为这对于提升动物福利,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


68.jpg


最后借用一本书的书名,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飞往中兽医的山。选择自己喜欢的路,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因为没有人可以为你的幸福负责,除了你自己。山不过来,我便过去。我觉得这一路还是很幸运的,来自家人的支持、老师们的教导、同事和领导们的帮助,谢谢您们!


李一涵简介:

认证&注册兽医师;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全日制硕士研究生;

新瑞鹏主任兽医师;

获评2019年度新瑞鹏中兽医“专科百强”名医;

2016Chi Institute国际认证兽医针灸师(CVA)学员,获得北美中兽医针灸师CVA认证;佛罗里达州Orchid springs动物医院中兽医科实习;北京中医药大学进修;纽约长岛转诊中心康复科进修;学习美国犬兽医复健师认证CCRV课程等;

担任世界中兽医大会讲师;北京小动物医师大会特聘讲师;美国Chi university针灸实操讲师;香港宠物理疗师认证课程讲师;北京市执业兽医继续教育特聘讲师;美联五洲高级兽医学院特聘讲师等;

曾获2018年度中国畜牧兽医学会中兽医学分会优秀论文二等奖;2020年度雄鹰杯小动物医师技能大赛专科医师组一等奖;2020年度新瑞鹏优秀讲师;2020年度新瑞鹏银牌奋斗者;2021年度中国临床中兽医大会优秀讲师等荣誉;

核心与国家一级期刊已发表多篇针灸和重要文章:参与翻译《小动物外科手术学第五版》犬复健章节内容等;

擅长针灸、中药、食疗及康复治疗,特别是颈椎腰椎病、慢性骨关节问题、术后复健、神经性疾病、慢性胃肠道问题等。